一张山西煤票上的燃“煤”之急

朔州的煤票。 受访人供图

编辑 | 张国

煤票又出现了,凭票可在供应点以政府补贴价购买清洁煤——在山西省朔州市应县,这个 " 北连大同煤海,西依朔州电都 " 的塞北小城,能源局发的 " 民用煤票 " 如今是硬通货。

过去 14 天里,受应县能源局委托,山西经纬通达股份有限公司的车队先后奔赴朔州市山阴、怀仁、平鲁 3 个县区的 22 家煤矿,逐个登门求购,只为赶在深冬来临之前,为应县 2 万多农户筹措到 2 万吨取暖用的清洁煤。

难度超出该公司总经理郝建英的预料。"(如果)不分几路人同时去跑,估计到明年前半年(也)办不完。" 即便多头奔跑,他们迄今也仅采购了不到 7000 吨清洁煤,距离 2 万吨总数相差甚远。

农历 " 小雪 " 节气刚过,地处塞外的应县平均气温早已降至零摄氏度以下。应县的计划是,让未进行 " 煤改电 " 等清洁取暖方式改造的 2 万多个农户,采用烧清洁煤的方式过渡。这一群体约占全县农户的一半。

朔州市能源局向中青报 · 中青网记者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,今年冬天,朔州需以补贴价发放清洁煤的户数 62144 户,截至 11 月 21 日,已发 47393 户,共计 56901 吨额度的煤票,发放率为 76.3%。其中,山阴、右玉、平鲁、朔城等地发放率都达到或超过了 100%,最低的是不产煤的应县,应发 21400 户,已发 5795 户,仅占 27.1%。

要清洁,也要温暖

朔州是山西省申报 "2021 年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项目 " 的 3 个城市之一,这种清洁取暖项目的实施旨在减少碳排放,治理空气污染。按照计划,未来 3 年朔州将投入 64.51 亿元,对 22.34 万户城乡居民实施清洁取暖改造。其中,中央专项补助资金 9 亿元。

改造的方式包括 " 煤改电 " 和 " 煤改气 " 等,计划是到 2023 年采暖季前,城区、县城和农村 " 清洁取暖率基本达到 100%"。

应县据此制订了《2021 年 -2023 年冬季清洁取暖工作方案》,举措之一就是今年冬天为未进行煤改电、安装生物质锅炉等清洁取暖方式改造的农户,供应补贴价的清洁煤。

今年以来,受国际大宗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,煤炭供需 " 偏紧 "。一些地方甚至出现过拉闸限电。9 月底,国家发改委对此表态指出,我国煤炭生产供应和应急保障能力已经大幅提升,通过进一步增加产量、增加进口、动用储备资源和社会库存,煤炭供应是有保障的。

在像应县这样的地方,正在为冬季供暖而努力。该县能源局负责人告诉中青报 · 中青网记者,为确保居民温暖过冬,在朔州市统筹下,由山阴、平鲁、怀仁 3 县区的煤炭企业采取 " 凑煤 " 的方式,以每吨 450 元的价格,为应县调配 2 万吨清洁煤。经纬通达公司是朔州市指定的优质煤储配企业,受应县能源局委托负责清洁煤采购、调配。

郝建英团队负责对接 3 县区 30 多座煤矿。" 山阴县 13 个矿,每个矿就给几百吨,这个批完那个批,你想想我要走几趟流程?" 他说,每次到煤矿调配清洁煤,最少得打四五个人的电话,找董事长、总经理、销售矿长逐一签字。

他告诉记者,最近煤价正在调整,处于高位回落状态,但仍比去年同期要高。由政府出面协调的清洁煤价格低廉,但标准不一,还需要一一上门签订采购协议,有些煤矿只有生产权,没有销售权,需要层层上报审批走流程,颇费周章。

最麻烦的是,这些本地清洁煤都是煤粉,并不适宜农户用来清洁取暖," 热值低,灰分大,烧不了 "。

对此,应县能源局有关负责人也表示," 拉回来的都是面煤,热量不行,不能用,置换成块煤才能用 "。

" 这个煤也是合乎标准的,(但)老百姓不会烧、没法烧。" 这位负责人说。

经纬通达公司只能将 " 烧不了 " 暂时又 " 卖不掉 " 的 " 清洁煤 " 存放在公司园区内,再派人前往内蒙古加钱购买高热值的块煤。

" 这不是贸易,作为民营企业要尽到社会责任,政府委托我们去做这工作,现在就是垫钱(干)。" 郝建英说,为公开透明做好清洁煤调配工作,他购买了电子记录仪,对拉煤、化验、卸货、取样等过程进行现场记录。

" 政府补贴了 500 万元用于清洁煤的调配,但连去那 3 个县矿上买煤的钱都不够。" 郝建英说,本地煤和内蒙古煤的价格相差很多,从内蒙古拉回来要每吨 1450 元,差价很大。从热值来看,内蒙古的煤,热值可达 6000 大卡,而从本地购买的煤,最高是 4900 大卡。

应县能源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往年同期煤价每吨在六七百元,今年高位时到过 2300 元,眼下一吨也要 1300 多元。按照现有清洁取暖政策,对于改造未覆盖的农村,由村里统计人数报给乡政府,乡政府列出配送单,由县区财政资金进行补贴,农户以每吨 500 元的单价购买清洁煤。

" 就好像以前的粮票,拿了煤票可以在附近的清洁煤供应点去购煤,享受每吨不高于 500 元的优惠政策。" 朔州市能源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在配送进度跟不上的情况下,居民还可凭票自行拉运。

应县能源局介绍,该县农村地区共有 4.8 万多户居民,其中有 1.7 万多户已经完成 " 煤改电 " 设施安装;3300 多户居民采用了生物质锅炉取暖,均属于清洁取暖改造措施。剩余还有 2 万多户未改造,这些家庭将以燃烧清洁煤取暖的方式进行过渡。

11 月 13 日,山西省应县大穗稔村,一村民家门口堆放着用来取暖的木柴和玉米芯。 中青报 · 中青网记者 胡志中 / 摄

" 煤改电 ",暂未通电

不过,除了未能配送到位的清洁煤,另一清洁取暖改造任务,煤改电项目进展也并不顺利。

近日,中青报 · 中青网记者先后走访了应县师家坊、大黄巍、东辛寨、大穗稔、小穗稔等村庄。除小穗稔村,其余村庄煤改电设施基本已经安装到位,但处于停机状态,尚未通电。

在这些村庄,多数人家都囤积着大量玉米芯以及捡来的木柴,靠烧柴、烧玉米芯以及往年的存煤做饭、取暖。

" 今年煤寡意思(方言,即不咋样),买了的少,没买的多。‘煤改电’杆子安起了,没通电呢,就烧玉茭轴子(方言,即玉米芯)。" 师家坊村一位 72 岁的农民告诉记者,村里家家户户种玉米,以烧干柴和玉米芯为主,虽然并不耐烧,但烧炕做饭够用了。

在场几位村民也说,家里虽然架上了煤改电设施,但始终没有通电,无法使用。这些设施包含一台低环境温度空气源热泵热风机、两台直热式电暖气和一台电磁炉。大家表示,最近还不够冷,家里虽多多少少都存有去年烧剩的散煤,却不太舍得用来烧火取暖," 今年煤贵,等着数了九(方言,即三九天)再烧。"

在大黄巍乡大黄巍村一户人家,中青报 · 中青网记者看到,煤改电设施已经安装,也没有通电。为了取暖做饭,这家人用木板搭建出两处二三米见方、一人多高的棚子,用来存放玉米芯和木柴。

大黄巍乡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大黄巍乡已经完成 8 个村的煤改电项目," 现在主要就是电没通,电力公司正在加紧干 "。

金城镇小穗稔村尚未实施煤改电工程,村民们早早在屋前垛起了成堆的木柴,以备不时之需。

杏寨乡望岩村一位村民说,早在 6 月他就按照村里通知,交了 800 元的煤改电相关费用,但是至今没安装。

边发煤,边采购

针对以上问题,朔州市能源局有关工作人员表示,朔州的煤改电项目由于起步较晚,10 月初才开始进行,确实存在延迟情况。因山西地方电力有限公司朔州分公司线路改造需到 11 月底完成,暂不能启用。

朔州能源局提供的信息显示,截至 11 月 18 日,朔州尚有 46 个村庄煤改电未完成,正在加紧推进。

就清洁煤供应情况,该工作人员介绍,朔州的煤整体热值较低,含硫量较大。而清洁煤标准要求含硫量不能高于 1%,灰分不能高于 16%,除了平鲁区有几家可以自己洗选的煤矿产煤较好,山阴、怀仁等其他县用煤也紧张,也主要是从内蒙古、陕西购买精煤。" 所以说你要让其他县区给它(应县)保供,也没有煤。"

他说,煤价已在下降,针对今年没有列入清洁取暖改造计划和改造后暂时不能用的居民,市政府要求每户调配 3 吨清洁煤,因煤源比较紧张,先发 1 吨,边发边采购," 目前朔州正举全市之力保障冬季清洁取暖工作 "。

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,应县经济以农业为主,玉米芯等生物质燃料比较多。另外,该县养大车的人比较多,常有当地人几家合起来,从内蒙古拉煤,自己分用,而这些煤,市场监督管理局都去抽查过,完全合乎标准。

应县能源局负责人则表示,县里目前实际统计的需要清洁煤的农户数量较大,算下来总量可能需要 3 万多吨。

对那些正在遭遇燃 " 煤 " 之急的农户来说,目前最盼望的是能源供应。清洁煤和冷空气都还在路上。根据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数据,当地气候寒冷,一月气温通常在零下 9 ℃至 10 ℃。